“爱告状”的人,真的就是公敌吗?
作者:爱嘉 2021-12-27 17:46:35 心理百科

无论是在学校还是踏入社会,身边是不是总会有爱打小报告的人,让你很难堪甚至反感,他们是不是你的敌人呢?一起来探讨一下吧!

“爱告状”的人,真的就是公敌吗?

我以前上学的时候,有时会向老师“打小报告”。我一直觉得自己做得不好,但我也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,因为我报告的一些事情的确违反了规定,甚至会影响到班级里的公平和荣誉。但我也忘不了那些同学得知是我后看向我的眼神,还有她们冷漠的、带有敌意的态度。我一直走不出来,时常反思,当年我真的错了吗?我就应该被那样对待吗?——娅雅

 TO:

娅雅,展信佳!感谢你对岩心的信任!岩心很理解你的心情,毕竟看到朝夕相处的同学对我们显出敌意,确实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。

其实在娅雅对自己的总结中,岩心可以读出,即使你面对了同学们的敌意,并且觉得“自己做得不好”,你仍然坚持一个观点:自己当初做的是正确的事,你所报告的事情确实可能会带来不好的影响。所以岩心觉得,娅雅是一个很坚定,并且有自己的是非判断的人。但在坚持自己的是非观的同时,你又会因为同学们的冷漠和敌意感到委屈,想问“难道我做了对的事情,却还要被如此对待吗?”

首先,岩心想要说,在这种情况下,感到委屈甚至忍不住反思自己,都再正常不过。作为群居动物,我们想要获得他人的认同和接纳,这是刻入我们DNA的本能。因此,我们都会希望自己能受到别人的喜爱和支持。同理,在面对别人的冷漠乃至敌意时,我们都会在所难免地感觉难受、委屈,往往想要改变自己来获得别人的认同。因此,岩心想要说,这种委屈和反思的情绪,其实并不是针对“打报告”这个行为,而是源于想要受到别人喜爱的心。换言之,你觉得委屈,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,也许并不是因为你真的做错了,而是因为你的潜意识想要获得大家的认同。

但是,即使自己想要获得别人的支持,你的是非观也在不停地告诉你:你这样做没有错,因为你维护了班级的公平和荣誉。坚定的是非观和本能的情感需要在你的头脑里打架,这也许就是你现在烦恼的原因。其实,岩心觉得娅雅是一个很厉害、很坚定的人,即使面对周围同学的敌意,你仍然能够保持自己的是非观,不会为了迎合其他人而抛弃掉自己内心的正义。

岩心想告诉娅雅,其实我们只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,而不需要用别人的言行过分苛责自己。比如你认为,向老师报告是维护了班级的公平和荣誉,这是你觉得正确的事情,这就是由你的是非观和价值观决定的,使你即使要面对周围人的不理解和敌意,依然愿意去维护班级的公平和正义。你的性格决定了你的观念,进而决定了你的行为。那么我们最需要做的,就是接纳自己的性格,接纳自己的行为,去做我们觉得正确的事情,并努力接纳自己的行为带来的后果。同样,同学们对你的态度其实也是他们性格的反映。可能有些同学觉得公平和荣誉相对来说没有这么重要,他们更看重的是同学间的友谊和信任,所以会对“打报告”的你产生敌意。

岩心认为,同学的敌意,其实并不完全是针对你的“打报告”,更不是表明你做错了,而是他们也像你一样,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。而且,岩心也想偷偷说,其实可能在这些同学中,也有人是认同你、支持你的,只不过碍于情面,不好直接表达出来。相比来说,你比他们更加勇敢,因为你敢于表达出自己真正的想法,并且付诸行动。

不过,就算我们内心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,别人的敌意也并不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事,在面对别人的冷漠和敌意时,也会感觉到委屈和难受。所以,岩心想要说,我们确实不需要为了别人的情绪而苛责自己,但我们也要学会在面对别人的情绪时,懂得安慰自己、调节自己。比如,也许娅雅之前在纠结:“为什么我做了我自己认为对的事情,但是同学们对我怀有敌意?我做得不对吗?我凭什么被这么对待?”而现在的娅雅,也许可以换一种思路:“我很勇敢,我基于自己的是非观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,我敢于坚持自我;同学们对我的敌意是他们自己性格的投射,我不需要为他们的敌意负责任。”

最后,岩心想要说,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不能只用对与错划分,但岩心认为至少有一件事是值得做的:坚持我们自己的是非观,保持善意,保持勇敢。

—主创们说—

基于自己的内心做出选择,

然后拥抱选择带来的结果。

声明: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,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,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,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,联系方式请点击【侵权与稿费】。

  • 抑郁症爱情挽回MBTI职业性格与人格测试职场心理人际关系心理咨询mbti易怒症求助问答产后抑郁抑郁症测试心理学